1793-1966年阿布扎比简史
---编译自《豪森宫殿》
2009/06/02
 

1793-1966年长达200年的时间里,豪森宫殿(Qasr Al Hosn)一直是阿布扎比统治者阿勒纳哈扬家族(Al Nahyan)的皇宫,也是阿布扎比酋长国的要塞,保护着人们的生存之源--水井。在这200年里,海湾局势围绕着包括阿布扎比在内的几支重要力量展开,包括:

18世纪60年代,人们在阿布扎比发现饮用水源后,巴尼亚斯部落(Beni Yas)的分支布法拉哈(Al Bu Falah),即阿勒纳哈扬家族的祖先,在迪亚布·本·伊萨(Shaikh Dhiyab bin Isa)的带领下来到阿布扎比,从此迪亚布的后代定居阿布扎比;

19世纪初期,布法拉萨(Al Bu Falasah) ,巴尼亚斯部落的另一个分支,在迪拜定居,并在这个酋长国建立起马克图姆(Maktoum)统治;

另一股势力--卡瓦西姆部落(Qawasim),也在这一时期逐渐壮大,他们基于几百年的海上生存经历,曾在印度洋地区占据长期统治地位,直到19世纪20年代舰队被英军击毁,他们的子孙至今仍在统治着沙迦和哈伊马角

瓦哈比派兴起于18世纪阿拉伯半岛的纳季德地区,借助沙特家族的力量推行其教义。19世纪初,沙特家族从土耳其手中夺取了内志省,建立了瓦哈比省,到1811,瓦哈比国已成为阿拉伯半岛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但它的存在一直被海湾地区的酋长们视为威胁而备受防范。此外,阿曼、阿治曼、乌姆盖万、巴林等国各据一方,实力不可小窥;

这一时期,海湾地区最强大的外国势力是英国,首要目标是保障东印度公司在该地区的海上运输安全,从而确保英国巨额的贸易收入。

1793-1966年间,豪森宫殿作为政治角力的中心和重大决策的所在地,见证了11位阿布扎比酋长的执政功绩。这些酋长们虽性格各异,但无一例外都是卓越的领导者,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作出了他们应有的贡献。他们或在复杂的地缘政治格局中合纵连横,或在经济上通过海上养珠业获得丰厚收入,将阿布扎比发展成海湾地区最重要的国家之一。到了20世纪60年代,当人们在阿布扎比发现石油时,这颗海湾的明珠已准备好了,在扎耶德·本·苏尔坦·阿勒纳哈扬(Shaikh Zayed bin Sultan Al Nahyan)的领导下走向经济的腾飞,成为海湾地区乃至全世界的目光焦点。《豪森宫殿》讲述的正是这11位酋长的故事。  

   18世纪60年代,迪亚布·本·伊萨(Shaikh Dhiyab bin Isa)带领布法拉哈部落从力瓦(Liwa)迁至阿布扎比后,选择在内陆居住。安定的部落生活好景不长,18世纪90年代,在分支首领胡扎·本·扎耶德(Huzza bin Zayed)挑起的内乱中,迪亚布被害。

   迪亚布的儿子谢赫布特·本·迪亚布·本·伊萨(Shaikh Shakhbut bin Dhiyab bin Isa)1793-1816年在位)平定了叛乱。他带领部落离开内陆来到了阿布扎比的中心区域,并将这里定为永久居住地,因此他被称为阿布扎比酋长国历史上第一位领袖。1795年,谢赫布特令人建造了一座宫殿,这就是豪森宫殿的前身。

布法拉哈部落在阿布扎比最初的生活只是捕鱼、养骆驼和种椰枣,到了19世纪,进口的米、咖啡和布料使生活逐渐丰富起来。随着海上养珠业的兴起,波斯湾沿岸居民的收入逐渐增加,阿布扎比当然也不例外。许多人夏季养殖珍珠,冬季经营椰枣园。

谢赫布特在位期间,进一步巩固了布法拉哈在贝尼亚斯部落的统治地位。外交上,谢赫布特主要依靠英国的支持,同时与邻国结好,对于在1800年兴起的瓦哈比教派则严密防范,保护了阿布扎比独立的政权。

1816年,谢赫布特被其子穆罕默德(Muhammad)废黜,但他退而不休,被此后数位阿布扎比酋长视为重要的智囊,并多次在危机时刻发挥调解人的作用,力挽阿布扎比于狂澜。谢赫布特是阿布扎比历史上最重要的酋长之一。

两年后的1818年,穆罕默德被胞弟塔赫努·本·谢赫布特(Shaikh Tahnun bin Shakhbut) (1818-1833年在位)废黜,阿布扎比迎来了新酋长。

   1820年,由于卡瓦西姆部落多次袭击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商船,损害了英国的利益,英国以反“海盗”为名发动袭击,击毁了卡瓦西姆部落的舰队,并乘胜与海湾7个酋长国签订了《全面和平条约》(The General Treaty of Peace (1820)),从此海湾各国沦为英国的“保护国”和殖民地,海湾地区被称为“休战的阿曼”(Trucial Oman)。依照条约,各酋长国不得袭击该地区内的英国船只。阿布扎比虽未被英国冠以“海盗”之名,但智慧的塔赫努主动请求签署条约,由此成功获得了英国政府长期的好感和支持。但该条约未禁止各酋长国在海上相互袭击,因此在1835年,在沙迦酋长的建议下,在英国的见证下,各酋长国缔结了《海上永久休战条约》(The 1853 Treaty of Maritime Peace in Perpetuity,进一步确保了海湾地区的海上安全。

   塔赫努延续了其父谢赫布特的内外政策,对内平定叛乱,对外解决了与卡瓦西姆部落的领土纠纷,抵御了瓦哈比教派的第二次兴起对阿布扎比的演变,这些都大大加强了阿布扎比的实力。这些辉煌成绩的取得,同英国的支持密不可分,与他对英投注的“热情”密不可分。1833年,塔赫努遭胞弟哈利法(Khalifah)和苏尔坦(Sultan)暗杀,英国政府对这位“真诚的朋友”的离去表现出十分遗憾。

   暗杀事件使原本稳定的阿布扎比局势变得风雨飘摇,老酋长谢赫布特临危而出,对内维稳,对外遏攻,使阿布扎比平安完成了权力过渡。他的儿子、塔赫努之兄哈利法·本·谢赫布特(Shaikh Khalifah bin Shakhbut)1833-1845年在位)成为酋长。

  哈利法的领导才能远不及其弟塔赫努。在位期间,阿布扎比数次成为其他酋长国结盟打击的目标。1833年,遭到卡瓦西姆与迪拜的联合进攻,不久,遭到沙迦与迪拜的联合围堵,所幸都以谈和告终。而哈利法在外交上的错误在于一度与英国交恶。当时,由于与邻国陷入战争,庄稼收成和珍珠贸易收入都大幅减少,为维持生计,阿布扎比开始进行海上掠夺,这自然使英国很不高兴。而做事不够圆滑的哈利法面对英国的指责进行了直面回击。就在局势一度紧张之时,还是老酋长谢赫布特出面,以赔款收场,保住了阿布扎比更为重大的国家利益。1845年,哈利法政  

权被推翻,他的侄子、塔赫努(Shaikh Tahnun bin Shakhbut)的儿子萨伊德·本·塔赫努(Shaikh Said bin Tahnun)1845-1855年在位)被拥为酋长。

   萨伊德最辉煌的政绩是在1848年将实力雄厚的瓦哈比国驱逐出了布拉伊米(Buraimi),大大削弱了瓦哈比教派在海湾地区的力量,这是其他酋长国从未做到的。这个胜仗使阿布扎比声威大震,也确立了萨伊德在海湾地区至高无上的威信。但骄傲注定带来危险。在一个案件的判决中,萨伊德为循私情,不顾部落族人的反对,处死了正直的百姓,招致了众叛亲离,1855年被迫逃亡。哈利法(Shaikh Khalifah bin Shakhbut)的儿子扎耶德·本·哈利法(Shaikh Zayed bin Khalifah)1855-1909年在位)成为酋长。1856年,逃亡在外的萨伊德企图重夺王位,最终失败并死于混战。

扎耶德是阿布扎比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执政成就最突出的领导人,甚至超越了他的祖父、老酋长谢赫布特。在长达54年的执政岁月中,扎耶德大力发展了阿布扎比的进出口贸易,把部落内部复杂的利益纠葛也处理得堪称完美,使阿布扎比国泰民安。同时,他又最大限度地满足了英国政府的利益需求,英国的支持自然使阿布扎比受益良多。

阿布扎比经济在这个时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珍珠养殖业仍然是动力强劲的支柱行业,珍珠价格的提高带动了产量的增加,大幅增加了人民收入。事实上,整个海湾地区都是珍珠出口的受益方,1837-1866年间,海湾地区的珍珠出口总额增长了10万英磅,达到40万英磅。此外,日益开放的阿布扎比也带来了贸易和旅游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外国游客来到阿布扎比,他们获得免费的食宿,亲眼目睹并用相机记录下这个沙漠国家的逐渐繁荣,也感受到了扎耶德享有的极高威望。一位德国游客这样描写扎耶德:“扎耶德定期与老百姓见面,与他们亲切地交谈,为他们解决难题。但同时他要求国民绝对的忠诚,否则就是最严厉的惩罚。”

但能力卓绝的扎耶德也有不如愿的时候。比如他看中了地处沙迦、阿治曼边界的佐拉区(Zora),企图占据这个战略要地,在其他酋长国中间打入楔子,使自己进可攻,退可守,但英国不愿阿布扎比进一步独大而横加阻挠,扎耶德只得忍痛放手。

   这一时期,海湾地区的外国势力也不再是英国独大,土耳其、波斯、法国等国向英国发起了强烈冲击,英国虽然要求各酋长国作出了“唯英是从”的保证,但终究明白,时过境迁。  

扎耶德执政期间,阿布扎比的综合实力雄踞海湾各国之首。1900年扎耶德访问英国时,英方以最高规格的礼炮5响迎接,其他国家的酋长则只有3响。

1909年,扎耶德去世,阿布扎比失去了主心骨。扎耶德的长子哈利法(Hkalifa)不愿成为政治漩涡的中心,因此拒绝了王位。扎耶德八个儿子中的四个先后继位,他们是:塔赫努·本·扎耶德(Shaikh Tahnun bin Zayed)1909-1912年在位)、哈姆丹·本·扎耶德(Shaikh Hamdan bin Zayed)1912-1922年在位)、苏尔坦·本·扎耶德(Shaikh Sultan bin Zayed)1922-1926年在位)及萨格尔·本·扎耶德(Shaikh Saqr bin Zayed)1926-1928年在位)。但这四位酋长都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眼睁睁看着阿布扎比不断衰退。

1928年,萨格尔像他的哥哥一样死于政治暗杀。远离政治争斗的扎伊德长子哈利法命令其子默罕默德(Mohamed)照看王宫,托人将正在沙迦流亡的前酋长苏尔坦(Shaikh Sultan bin Zayed)之子谢赫布特·本·苏尔坦(Shaikh Shakhbut bin Sultan)1928-1966年在位)召回阿布扎比,拥为酋长。

谢赫布特的性格缺陷注定了作为君主的他是不成功的。第一,生性多疑,这可能形成于家族的暴力史以及早年的流亡生活;第二,为人吝啬;这些使族人们对他尽而远之,所幸弟弟扎耶德(Zayed)替他大洒金钱,维系与其它王室成员的关系,也确保了布法拉部落对谢赫布特政权的忠诚。第三,独断专行,只有极少数人能向谢赫布特进言,包括母亲萨拉玛(Shaikha Salamah)、弟弟扎伊德及小儿子苏尔坦,但他们的建议也很少被采纳。第四,不懂圆滑,尤其在与英国接触时,不谙以柔克刚,不时与英国正面冲撞,也不善于处理与其它酋长国的关系,使阿布扎比的对外关系每况愈下。此外,还有一个核心问题,即谢赫布特对阿布扎比原始风貌和传统阿拉伯生活方式的酷爱,不愿阿布扎比因为现代化建设而脱胎换骨,这极大地阻碍了阿布扎比的发展。一次,在英国代表骄傲地向谢赫布特展示阿布扎比的发展模型时,他生气地说:“这不是阿布扎比!这是巴黎!”阿布扎比就这样停滞不前了十几年。

二战期间,由于外部环境的恶化,阿布扎比的老百姓回到了从前的苦日子,不得不重新以捕鱼和椰枣为生。1949年,石油公司重现阿布扎比,带动了当地经济,情况才有所好转。1962年,在大势所趋之下,谢赫布特终于同意让阿布扎比成为继科威特、巴林和卡塔尔之后的又一石油输出国,但他一如既往以“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来治国。他一再搁置英国提出的石油换发展规划,老百姓的生活并未因为喷涌而出的石油得到很大改善。因为拒绝外国资金和先进技术,基础建设进展缓慢,生活质量得不到改善。到1962年,阿布扎比的发展水平仅仅相当于1948年的卡塔尔。谢赫布特还得罪了不少皇室成员,因为他们思想开放、想通过石油暴富,因此对谢赫布特的保守政策极为不满。

与谢赫布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弟弟扎耶德·本·苏尔坦·阿勒纳哈扬(Shaikh Zayed bin Sultan Al Nahyan)。扎耶德生于1918年,是苏尔坦四个儿子(分别是谢赫布特、胡扎、哈立德、扎耶德)中最小的一个,以其祖父扎耶德酋长的名字命名。扎耶德曾随谢赫布特流亡沙特,1928年返回阿布扎比。1946年至1966年,扎耶德任阿布扎比酋长驻东部地区(即艾因地区)代表。1950年,他陪同兄长游历欧美各国,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从此决心要使自己的国家现代化。在艾因期间,扎耶德兴修水利,发展农业和教育业,又受命解决了与邻国的边境冲突。他为人乐善好施,广交朋友,在家族和平民中享有较高威望。

20世纪60年代,由于谢赫布特仍然固守保守政策,内外声望跌至最低点,下台声不绝于耳。1966年,扎耶德在家族和英国支持下,发动和平政变,废黜谢赫布特,任阿布扎比酋长。在他的领导下,蛰伏已久的阿布扎比酋长国开始腾飞。1971年,扎耶德倡导成立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并当选为开国总统,任期5年,此后6次连任,直至2004年病逝。

值得一提的是,对谢赫布特有知遇之恩的长兄哈利法及其子穆罕默德在谢继位后再次选择了离开政治舞台的中心。1966年,当扎耶德决定改变阿布扎比命运时,穆罕默德的几个儿子审时度势,给予扎耶德坚定的支持,因此扎耶德感激在心。这种危难见真情的情意一直延续至今,穆罕默德的三儿子塔赫努· ·穆罕默德·阿勒纳哈扬现  任哈利法总统驻东部地区(艾因)代表,六儿子苏莱··穆罕默德·阿勒纳哈扬曾任总统府主管,大儿子哈姆丹··穆罕默德·阿勒纳哈扬去世前也一直被总统委以重任,他们都深得哈利法总统的尊敬和信任。

   《豪森宫殿》记录了1793-1966年阿布扎比酋长们的成就,也记录了权力争夺的腥风血雨。不论在18世纪茫茫沙漠的阿布扎比,还是如今鳞次栉比的现代化国家阿联酋,这座白色宫殿永远是阿布扎比人们心中最特殊的宫殿。1968年,在扎耶德总统的倡议下,经过重修的豪森宫殿成为阿联酋档案研究中心,直到1998年。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