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接受全俄广播电视公司专访
2015/04/09

  2015年4月7日晚,正在俄罗斯进行正式访问的外交部长王毅接受全俄广播电视公司“俄罗斯-24”频道记者普里马科夫专访。答问全文如下:

  普里马科夫:中方在乌克兰危机上持何立场?

  王毅:中方在乌克兰危机问题上的立场始终一致、客观公正。我们从一开始就主张通过政治方式解决危机,武力没有出路,单方面制裁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使局势更加复杂。我们高兴地看到,新的明斯克协议达成了。在各方共同努力下,新明斯克协议中的军事方面条款得到有效落实,政治共识有待各方向前推进。考虑到乌克兰所处的独特地缘位置以及同俄罗斯的传统密切联系,中方认为危机的最终解决需要把握好两个平衡,一是平衡好乌克兰国内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正当合理利益诉求;二是平衡好乌克兰与俄罗斯和欧盟的关系。这一方向符合明斯克协议的精神,也符合国际社会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意愿。

  普里马科夫:中方如何看待联合国及安理会的改革问题?

  王毅: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国际形势、国际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联合国需要通过改革,以加强自身能力建设,更好地履行联合国宪章所赋予的职责。联合国系统庞大,联合国改革应该是一个整体,除了大家所关注的安理会改革,联合国的社会领域、发展领域等也需要改革。对于安理会改革,中方主张应更多地增加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小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这是我们一贯、明确的立场。为此,中方主张通过充分、民主的协商,寻求各方都认可、接受的一揽子方案,并就此达成最广泛的共识。中方不赞成强行推动不成熟的方案,也不赞成人为设定改革时限,因为这首先不利于联合国改革进程的健康推进,同时也不利于成员国的团结。作为负责任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愿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联合国成员国一道,共同推动联合国改革朝着有利于联合国长远发展和成员国共同利益的方向前进。

  普里马科夫:金砖国家是否会成立一种与现行经济金融体系相抗衡的体系?金砖国家银行是否对当前作为经济与金融中心的美国构成挑战?

  王毅:金砖组织成员国都是现行国际经济秩序,包括金融秩序的参与者、建设者。金砖国家之间加强合作,包括成立金砖银行,并不是要推翻现有国际金融机制,也不是要另起炉灶,而首先是基于金砖国家间的自身需要,因为现有机制无法完全满足金砖国家发展的巨大资金需求,其次是对现有国际金融体系进行有益的补充。当然,目前的国际金融机构也需要进行改革,需要与时俱进。一方面要适应国际经济形势以及国际力量对比发生的变化,另一方面需要回应新兴市场国家的正当愿望,也就是更多地参与国际经济金融的治理。在这一问题上国际社会早有共识,2010年G20峰会就达成了协议,但遗憾的是到目前仍未落实。我们希望有关国家顺应G20所有成员国的共同愿望,尽快推进对现有国际金融机构,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

  普里马科夫:您如何评价中俄经贸合作?俄罗斯对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是资源、技术还是商品的来源地?

  王毅:俄罗斯是中国最大的邻国,也是当前世界主要经济体之一。在中国对外经济合作中,俄罗斯一直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近年来,中俄经贸合作发展非常快,两国在2000年双边贸易额只有80亿美元,而去年已达到近1000亿美元,增长了10多倍。这表明中俄经济合作具有高度的互补性,有着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和潜力。

  中俄经济关系完全平等互利,追求的是合作共赢。如果用三句话概括两国的合作,一是巩固传统合作,二是加强高科技合作,三是开拓新的合作空间。传统领域方面,中国在能源资源方面有长期和刚性需求,而俄罗斯是资源富集国,双方高度互补,完全可以建立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科技是俄罗斯的强项,中国的科技水平也在提高,双方互有长短,可以加强合作,如共同研发远程宽体客机、修建高速铁路、和平利用核能、在航天领域开展联合研发生产,共享知识产权,共同提升两国国际竞争力。新的空间一是俄罗斯的远东开发,这是俄罗斯整体发展振兴不可或缺的部分。中国是俄远东最密切的邻居,完全可以成为俄方最可靠、最理想的合作伙伴。两国政府应为此发挥主导作用,使远东开发实现规范化、制度化和可持续。二是产能合作。中国在工业化方面取得显著成就,一大批优质产能正开始“走出去”。而俄罗斯希望实现工业生产本地化,这为两国开展产能合作创造难得机遇。两国可以在工程设备、电力冶金、建材、资源能源加工等方面开展互利合作。

  普里马科夫:请问中方在俄罗斯远东开发方面可与俄方合作的项目有哪些?

  王毅:比如中国在农产品方面有广阔市场和长期需求,中国每年从国外进口大量粮食、牛羊肉、蔬菜,如果俄罗斯远东开发起来,完全可以实现互利双赢。再比如,远东的发展首先需要大量基础设施,包括铁路、公路、桥梁等,中国企业在这方面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中方希望俄方为外国企业创造更加良好的投资环境,提供更多便利和优惠条件。俄罗斯政府拟建立10几个跨越式开发区,这个想法很好。中国的发展就是从建立开发区和特区开始的,中国愿与俄方分享这方面的经验,并积极参与俄罗斯远东开发进程。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而俄罗斯要实施跨欧亚大通道建设,我们可以把俄罗斯远东开发在对接两国发展战略的框架下向前推进。

  普里马科夫:中美双方是最大经济合作伙伴,但美国对中国仍有战略疑虑。中国对美战略是什么?中国在亚洲、非洲和拉美采取了更加积极的政策,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王毅: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我们都需要同它打交道。有种说法认为,随着中国的发展壮大,中美将陷入新兴国家与守成国家之间的“修昔底德”陷阱。我认为这是个伪命题。现在是全球化时代,各国利益日趋融合,中美两国相互合作交往频繁,每年有大量企业和人员往来,双方依存度日益增大,不可能再出现彼此隔绝和赢者通吃的状况。

  如何处理好最大发展中国家与最大发达国家的关系?中方提出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其内涵很简明,即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中美已就此达成原则共识,明确了大方向,并取得了早期收获。当然,由于中美国情不同,社会制度不同,发展阶段不同,新型大国关系不可能一帆风顺,两国间仍存在一些分歧。我们主张双方以建设性态度,通过对话协商处理,一时解决不了的,可以管控起来,防止这些分歧影响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

  刚才你提到中国的外交政策。目前中国的发展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我们已是世界13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年对外贸易额达到5万亿美元,有25000多家中国企业在世界各地开展业务,中国在大量吸引外资的同时也在加大对外投资,去年对外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这就需要中国实行更加积极的外交政策,更加积极地维护世界和平,即更加积极地向世界提供公共产品,更加积极地保护中国在世界各地的正当合法权益。但中国不会走传统大国的老路。我们将严格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致力于同俄罗斯在内的世界各国一道,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换句话说,就是要以合作取代对抗,以共赢取代零和,以负责任的大国担当履行应尽的国际义务。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已经为大国间交往提供了有益经验,也正在成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成功实践。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