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同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中外企业家代表对话交流实录
2015/09/10

  2015年9月9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大连国际会议中心同出席第九届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中外企业家代表举行对话交流。实录如下:

  李克强:尊敬的施瓦布主席,女士们、先生们,祝贺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在大连召开。这已经是第九届年会了,无论在前排还是后排都有很多熟悉的面孔、许多老朋友。因为场地有限,很难和大家一一握手问候。但是你们能来到这个论坛,说明你们对中国关心,也愿意参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我很高兴和大家见面,因为每次参加这个年会总会得到一些新的信息,特别是这次的主题是“描绘增长新蓝图”,我也愿意就此同大家分享和交流。

  英国联合利华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伯尔曼:我们都很关注世界经济的发展,您在刚才的会见中谈到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中国经济增长也出现放缓势头。您谈的几点很重要,使我们对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趋势继续保持乐观的态度。您谈到需要找到发展的新动能。我的问题,这种发展的新动能具体是什么?明年中国将担任20国集团轮值主席国,请问中国为20国集团峰会制定了什么议程?如何通过落实议程来实现全球更可持续的、公平的、长期的增长?

  李克强: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已经7年了,目前世界经济仍然增长乏力。中国经济也的确受到下行的压力。大家都很关心中国的经济形势,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形势可以说是“形有波动,势仍向好”。这是因为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7%,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居前列。

  我曾经说过,只要有比较充分的就业,与GDP同步增长的居民收入和不断改善的环境,这样的发展速度就是我们能够接受的。反过来讲,今年上半年城镇调查失业率在5.1%左右,新增城镇就业人数在700万以上,这也证明了中国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

  可以说,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就是我们在致力推动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通过推动商事制度等改革和“双创”,去年以来,我们平均每天新增市场主体一万家以上,而且经济结构也在发生着向好的变化。比如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达60%,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已提高到50%,高技术产业增速超过1O%。这些新的变化是我们努力推动并乐于看到的。

  当前中国经济运行可以说是缓中趋稳,一方面稳中向好,但另一方面稳中也有难。因为我们正在努力推进以结构性改革带动结构调整。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发展动能转换,一些经济指标在月度、季度间发生波动是难免的。不仅今年有,去年、前年也都有,但中国经济仍然处于合理区间。我们将坚持宏观政策的基本取向,继续下力气推动改革开放,推动结构调整。当然,我们也会加强区间调控、定向调控、相机调控,保持经济在合理区间平稳运行,为结构性改革和结构调整创造条件。

  我们不会随一些经济指标的短期波动而起舞,但也不会掉以轻心,而是适时适度预调微调,加大定向调控的力度。中国人民有智慧、中国政府有能力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对此我们是有信心的。说到G20会议明年在中国举行,它的议题正在讨论中,中国将会发挥建设性作用。

  谢谢。

  施瓦布:总理先生,刚才您谈到中国经济形势,您的观点让我们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感到更加放心。下面我想把话题转向资本市场和金融风险,这也是近期国际媒体以及国际社会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

  日本三菱公司董事长小岛顺彦:总理先生您好,我想问的问题是有关金融风险的。三菱集团在世界90多个国家都有大量的业务,每天我们和金融打交道的数量也相当多。近期中国自身包括股市和债务可能存在的风险都引起全球高度关注。我想请问中国政府在推进金融改革方面将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有没有时间表?

  李克强:最近国际金融市场发生新的波动,这也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延续。中国资本市场,特别是股市在今年6、7月份也发生异常波动,有关方面采取措施稳定市场,是为了防止风险的蔓延。现在可以说防范住了可能发生的系统性金融风险。这样做不是要代替或削弱市场功能,这是国际通行的做法,也符合中国国情。下一步,我们会继续推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而且要坚持市场化和法治化的方向,努力培育公开透明、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资本市场。

  至于说到中国政府债务,风险是可控的,因为债务水平还比较低,中央政府的债务不到GDP的20%,地方政府债务中70%以上是投资性的、有回报的。何况我们现在还在规范地方债务的发行,开正门、堵后门。应该说,有人对中国政府债务可能引起大的风险的担忧是多虑了。当然,我不是否定你刚才对中国政府债务问题疑虑的提问。中国人的哲学观念也是对所有的事情都要居安思危。

  关于金融体制改革,中国会继续推进,因为这也是中国维护金融稳定的需要,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需要。譬如,最近我们在降息降准的过程中就放开了一年期以上存款利率的上限,我们还会放宽民营银行准入,包括外资有序地进入和中方的合作等等,这些措施都会陆续推出。总的来说,改革的方向不会变,改革的步伐不会停。当然,改革的步骤是循序渐进的。

  谢谢。

  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李瑞麟:不久前,人民币出现较大幅度贬值。有人认为,这带来了连锁反应,甚至担心引起“货币战”。对此,您怎么看?现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决定推迟审议特别提款权(SDR),中国将如何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

  李克强:我想说明一个事实,自本届政府成立以来,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已经上升了15%。由于近来许多国家的货币兑美元大幅下跌,国际市场的走势使我们调整了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但也只是小幅微调。如果算总账,本届政府成立至今,人民币兑美元的实际有效汇率还是有比较大幅度上升的。坦率地讲,人民币汇率小幅回调以后,目前已基本保持稳定。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因为中国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我们有比较充足的外汇储备,而且货物贸易的顺差还在增加,这都表明人民币汇率能够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只是有的时候,用中国的话讲,“躺着也会中枪”。

  我们不希望通过人民币贬值来刺激出口,这不符合我们结构调整的方向,我们更不愿意看到世界上发生“货币战”。中国作为一个同世界经济高度融合的主要经济体,如果真的发生了“货币战”,对中国只有害、少有利。举个例子,人民币汇率小幅回调以后,我曾经问过有关部门和主营出口的企业,他们都希望人民币汇率保持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因为如果市场有一个持续贬值的预期,企业连出口长单都拿不到。这怎么能够有利于中国的出口呢?

  大家都知道,中国对外贸易中,大宗商品贸易占很大比重。今年1到8月份,中国进口的原油是2.2亿吨,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大豆进口同比增长了7%,铁矿石进口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进口了6亿多吨。但是大宗商品进口价格下来了,有的下跌了40%、50%,这给我们也带来了影响。关税下来了,财政收入受到较大压力。但是国际市场价格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们进口量没有下来,由于价格下降导致进口额减少,应该由谁来负责?我想大家可以进行讨论。大家都知道,如果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有所回升,我们进口关税也可以多征收,这能够用于改善我们的民生。同时,PPI也会有变化,这对企业利润、经营效益的改善是有利的,当然这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至于人民币的国际化,将由市场来选择,也要根据中国经济发展的实际来推进,它有一个过程,我们也会逐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等措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人民币持续贬值一定是不利于人民币国际化的,这不是我们的政策取向。中国愿意加入SDR,不仅是为了人民币逐渐实现国际化,也是尽一个发展中大国应尽的国际责任。中国不是世界经济风险之源,而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动力之源。

  谢谢。

  阿联酋阿布拉吉集团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艾瑞·纳维:非常感谢总理今天抽出时间与我们进行开诚布公的对话和交流,我的问题是中国如何看待外商直接投资和在中国的投资环境,我相信这是很多跨国企业非常关心的问题。外国企业都很关注中国国内市场的开放问题,有一些外国企业担心中国利用外资的政策会变化,担心他们在中国的投资优势有可能下降,担心技术专利和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所以我想请问,中国政府将采取什么样的具体措施来推动利用外商直接投资?

  李克强:中国利用外商投资总的政策不会变,但具体政策确实在变化,而且是在向更多吸引外资、放开更宽领域的方向变化。比如今年我们继续扩大外资投资的领域,限制类条目取消了50%,为了推动外资投资的便利化,我们把核准制基本上改为了备案制,大概现在保留的需要核准的项目也只有不到5%。同时,我们正在探索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推进中美、中欧投资协定的审议,同很多国家进行FTA谈判。可以说,外资进入中国的领域会更为宽广,方式会更为便利。我们吸引外资的能力实际上也在增强,在全球今年投资不佳的情况下,中国上半年吸引外资还增长了7.7%。

  我们正在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本身就需要保护知识产权,需要营造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对在中国注册的外资企业和中国企业一视同仁,不管是合资还是独资。但不要误解,不是说没在中国注册的企业的知识产权就可以侵犯,那是中国法律不允许、世界公理也不允许的。

  谢谢。

  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谢白曼:中国政府近期采取了一系列强有力的举措应对气候变化挑战,治理环境污染。在这个过程中,北京的空气变得很好。请问中国政府在治理环境污染方面,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作出了新的承诺,如何在保持经济发展的同时实现这些目标?

  李克强:由于时间有限,请允许我简要回答。在治理环境污染方面我们受到的最大挑战是,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中国又必须转变发展方式,承担应当承担的国际责任,应对气候变化。这两者之间并非没有矛盾,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平衡。中国已经宣布了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方案,实现这里面提出的目标应该说对中国压力还是很大的,需要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当然,我们既然说了,就要“言必信、行必果”。

  中国在不断加强生态保护,尤其是加大节能减排和污染治理的力度。今年上半年单位GDP能耗下降了5.9%,我们还会继续按这个方向推动转型发展、绿色发展。但是,我也希望不要因为中国加大环保力度,可能影响一些经济增长的速度,又造成一种声音,“是不是经济放缓了”、“拖累实体经济了”。我们正在采取措施,努力培育绿色的、节能的,又能支持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比如发展互联网+等新业态、新产业。当然,这需要有一个过程。

  谢谢。

  南非非洲彩虹矿业公司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帕特里斯·莫特赛比:中国经济发展对很多国家经济取得成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非洲国家从中获益很大,我们都希望中国经济继续保持成功,因为世界经济需要中国经济保持成功。您多次讲过,城镇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引擎。现在,中国城镇化面临着不少新问题,如交通等市政基础设施建设,还有房地产市场问题等。请问中国将如何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在此过程中,外国企业如何参与进来?

  李克强:中国的城镇化率只有约55%,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并不是完全固定生活在城市。中国的工业化伴随着城镇化还有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也是巨大的内需空间。中国在城镇化快速发展当中,也不是说没有问题。比如说我们现在还有1亿人口居住在棚户区,必须给他们一个符合现代标准的居住条件,我们将继续大规模地推进棚户区改造。同时还要推动城市地下基础设施的建设,中国在这方面要学习一些已经实现城镇化的国家的经验。最近我们就在推动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

  我们还要进一步改善城市的发展规划。中国和欧盟建立了城镇化伙伴关系。我们不仅愿意向发达国家学习经验,也愿意向发展中国家学习经验,在城镇化进程中加强合作,因为不论哪个国家都有它的独特优势,或者说比较优势。中国人民对南非的港口城市“好望角”很熟悉。我上午在大连看了一家企业就以“好望角”来命名,希望以此帮助企业吸引更多的人才,得到更多的管理经验和技术,我们愿意和南非携手合作,实现共赢。

  谢谢。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